队友都是狼【第二十四章】

灰色基调的房间,因为太空旷而显得有点冷清。整个房间的灯都是暗的,只有墙中间的巨大荧幕,在黑暗中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易烊千玺坐在沙发上,身体微微前倾。他的表情很冷漠,在昏暗的阴影中看起来甚至有点阴森,但眼神却是炙热,贪婪地盯着荧幕上不断变幻的照片。

这些照片每一张都拍摄的非常清晰,大部分场景都在国外,而所有照片上的主人公竟然都是同一个人!

镜头记录下那人不同的样子,他散步的身影,他在超市购物的场景,他看书的侧脸,甚至他眯着眼睛晒太阳的样子....被拍摄的主人公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有人在拍他。

“ 源源......" 千玺喃喃自语地念出这个名字,这个深深地印刻在他骨髓里的名字。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求而不得。而是连去求的资格都失去了。

他亲手伤害了最心爱的人,眼睁睁地看着他远走他乡异国,却什么都不能做。

千玺闭上眼睛,像个瘾君子似的一遍一遍的回味着那些仅存的记忆。

五年来,千玺就是靠这些照片和残存的记忆,一天一天熬过来的。

他一度以为,他可以这样忍耐一辈子。直到王源回国,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想见他,想触碰源源的渴望越来越强烈,像是一根已经绷紧的弦,快要到了极限。

”少爷。“ 老管家叩响了房门。

千玺关掉了遥控,”进来。“

老管家看着在黑暗中独自一人坐着的千玺,有点心疼。

虽然只是仆人,他却是这些年,少爷身边最亲近的人了。

自从少爷接手公司以来,就把自己埋在了昏天暗地的工作里,不肯给自己一点喘息的时间。

旁人夸他年轻有干劲,只有老管家知道,少爷只是在逃避,在借着工作,麻痹自己。

虽然少爷从来不对任何人说起他的心事,但是老管家常常在夜晚听到他在睡梦中呼喊一个人的名字,更不要提少爷这些年从没有放弃过对那个人的追踪和保护。

”少爷,他已经出发去云南,要派人跟着吗?“

千玺握紧手心,” 不用了。“

过了许久,又道,”不用派人,我自己去。“

 

老管家有一瞬间的惊讶,同时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

时隔多年,少爷终于肯去面对了,这个深藏的心结,总是要有人解的。

 

云南这个地方,和任何一个城市都不同。天空的颜色,澄澈得没有一丝阴霾。

王源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冷冽而纯净。

公司选择在云南拍摄这次的专辑MV,就是认为这个地方很符合王源身上的独特气质。

他们拍摄的地点比较偏僻,坐了很久的汽车才到。周围也没有酒店旅馆,只能临时租用了农家的平房。王源倒是丝毫不介意环境的贫瘠,整理好行李就出门转悠。

这个地方还没有被开发,因为下过一场大雪,到处都是白茫茫的,有种与世无争的宁静。

王源好多年没看到这么厚的积雪,突然起了玩心。

抓起一大把雪,在手心里捏成一团雪球,”咚“的一声抛到对面的湖水里。

他静静地看着那雪球被湖水吞没,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声响,很轻微。但是在这寂静的雪地里,被无限的放大了。

有人在他身后?

王源惊慌地转过身,却只看见几根晃动的树枝,和雪地里一串匆忙的脚印。

他当即顺着那脚印追了上去,很快在一个拐角看到了那个仓皇逃离的背影。

那个人跑得并不快,甚至可以说有点狼狈,左腿的姿势特别怪异。

 

“站住!”王源冲着他喊。

那人听到他的声音,全身怔了一下,便站住不动了。

王源死死地盯住他,那背影高瘦挺拔,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你是谁?”王源试探地靠近。

那人缓缓转过身,他穿着一件驼色的羊毛大衣,眉眼比记忆中成熟了很多,依旧英气逼人。

..........易烊千玺。

王源没想到能在这种地方见到他,甚至想确认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

时隔五年,物是人非,王源就这么和易烊千玺对视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怎么会来这?”半响,王源问道。

千玺愣了一下,尴尬地道,“我来这里谈点生意。”

王源没有相信这个蹩脚的谎言,虽然隐约知道千玺在他走之后就退出了娱乐圈,接手了他爸的产业。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千玺会来这种地方谈生意。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他也没有直接戳穿。

王源想到刚才的情境,忍不住问,” 你的腿,怎么了?“

”没事。” 千玺冲他笑了一下,那嘴角还是有两个梨涡,“ 一点小伤而已。“

他说的一点小伤,是缘于五年前的那个雨夜。

他奋不顾身地把王源从车前救出来,自己的腿却被车轮碾过。

请了最顶尖的骨科医生把碎片从骨头中取出来,经过漫长的复建,才终于能像正常人那样走路。

但是如果跑步就会有点障碍,更不能再跳舞。

千玺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是呆呆地望着天空,脸上没有一丝波动。

当一个人的心已经麻木的时候,任何打击也不会再让他痛苦了。

而这一切,王源都不知道。他也不会让王源知道,因为他不想要王源的愧疚。


寒风渐渐凛冽起来,吹动着他们的头发。

 ”我先回去了。“ 王源不想多作停留,他不知道易烊千玺又在怀揣着什么心思,当年的事让他对千玺始终怀有一种防备恐惧的感觉。易烊千玺对于他,就像裹着糖衣的毒药,那温柔能让人沉溺,也能令人粉身碎骨。王源已经尝过那滋味,绝对不想试第二次。

千玺见他要走,殷切地开口道,” 我送你”

“不用了,易先生。” 王源淡淡的拒绝。

一声客气疏离的“易先生” ,好像一把冰冷的刀子,割过易烊千玺的心口,痛得他想要伸手去捂。

他宁可王源是恨他的,也好过被他当做陌生人。


第一天剧组不开工,天色渐暗的时候,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了。

这里到处都是山,还下了雪,一到晚上就冷得刺骨。

王源在床上看了会手机,这里信号很差,时有时无。

外面是呼啸的寒风,听起来有点骇人。他突然有点心烦意乱,下了床走到窗前往外看。

雪片在狂肆的大风中打转,这雪下得比白天的时候更厉害了。

忽然,他在漆黑的夜色中看到了一个微弱的光点。

王源盯住那个方向,待他看清之后,突然窜起一股无名火。

他披上外套,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出。

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奥迪,车身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车内开着暖黄色的灯光。

王源努力克制住想一脚踹上车门的冲动,咬牙道,”易烊千玺,你是不是有病?“

坐在车里的千玺早就看到他了,因为他一直望着王源房间的方向。

他熄灭手中的烟头,把车门打开。

千玺在车里坐的时间太长,腿都僵硬了,所以下车的时候,他踉跄了一下。

腿上的旧伤因为严寒隐隐作痛。

王源冷漠地看着他狼狈的样子,转身就走。

留下一句,“不想冻死就跟上来。”

千玺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一瘸一拐地追了上去。


室内的温度骤然升高,易烊千玺觉得身体都放松了许多。

王源指着角落的几个热水壶和盆,”那里有热水,你洗个脚就早点睡吧。“

千玺坐在凳子上,卷起一截裤脚。

他的腿部线条流畅,肌肉均匀,原本是跳舞的腿。

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里面有有一块碎掉的缺口,让他连跑步都困难。


王源已经睡在房间内唯一的一张床上,背对着他睡在里侧,空出了外面的位置。

千玺犹豫地靠过去,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被窝里很暖和,尤其是靠近王源的地方,更是让千玺连触碰到都发烫。

他尽量地保持不动,生怕惊扰了熟睡的王源。

但是心脏咚咚地跳着,快要蹦出嗓子眼了。

自己心心念念了五年的人,此刻就在自己的身边,整个人都激动得失了控。

”嗯......." 王源在睡梦中呢喃,稍微翻了个身。

这下两人离得更近了,几乎面对面贴在一起。

千玺触到王源温热的皮肤,鼻尖都是独属于王源的气息,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战栗起来。

他们年少时那些旖旎的画面在脑海中像电影一样掠过。

千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却浑身僵硬不敢动弹。

他不敢再面对着王源,只能憋着气转过身。

没想到,王源居然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还把头埋在他的脖子上蹭。

千玺脖子都红了,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下*身更是硬的发痛。

他只能悄悄地将手伸到腿*间,握住那个炽热的部位,缓慢地动作起来。

每分每秒都是对意志的煎熬,他怕自己下一秒就要疯狂地扑到王源身上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千玺终于释放出来,他羞愧地用床头的纸巾擦掉手心里的粘腻。

由衷地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悲哀的色*情狂。


评论 ( 70 )
热度 ( 289 )

© 忠于源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