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在焉【第三十一章】

“咳咳.....咳咳咳....." 母亲半躺在床上,猛烈地咳嗽。

王源赶紧倒了一杯温水。

母亲喝了口水,睁开疲惫的眼睛,虚弱地道,“ 妈没事了⋯⋯你回学校上课去。”

王源只当没听见,放好杯子,低头削着一个苹果。

连续几天没睡觉,让他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糟透了,原来就清瘦的脸颊深深的陷进去,眼底都是青黑色的阴影。

他不敢休息,甚至不敢离开病房一步。

母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

而他现在,是母亲唯一的支柱了。



“检查结果出来了,你母亲的情况不太乐观。”

冰冷的诊疗室,医生神情严肃。

王源心里咯噔一下,一股强烈的不安在全身扩散开来。

“是⋯⋯什么意思?” 他张了张嘴,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已经沙哑的不像样。

医生指着灯光下的片子道,“初步判断,应该是肺癌。”

王源的瞳孔一瞬间紧缩,整个人如坠冰窖,脊背上都是冷汗。

“怎么会⋯⋯?”

他压抑的呼吸着,像是在承受某种酷刑一样,全身都开始颤抖。

为什么?所有事情会接二连三的发生?

就像看不到尽头的黑夜,连最后一丝光亮都要熄灭。

他真的怀疑,这是一场噩梦,一场怎么也醒不过来的噩梦⋯⋯

“好在是初期,尽早动手术,康复的几率很大。”

王源猛的抬头,像是濒死的人抓住救命的稻草,瞪大眼睛,“只要手术就可以救我妈妈,是吗?!”

医生点点头,又道,“镇上的小医院是做不了的,得去省城。手术的费用比较昂贵,你要早做准备。”

“这种手术,大概⋯⋯要多少钱?” 王源紧张地问。

“至少要十几万吧,包括后续的治疗和药物⋯⋯”

“十⋯十几万?”王源呆呆的重复着这个天文数字。

家里的积蓄几乎用完了,他要去哪里弄这么大一笔钱?

王源越想越绝望,面色愈发惨白,眼眶里都是通红的血丝。

他现在的这幅样子,仿佛已经到了某种极限,随时都要崩溃了。

连见惯这种场面的医生都觉得这个孩子非常的可怜。

“坚强点吧。” 他轻轻地拍了拍王源的肩膀。



王源像个游魂一样走在医院的长廊上。

他的眼神恍惚,脚步蹒跚,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怎么撞人呢,会不会走路啊?” 不小心撞到了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对不起⋯⋯” 王源呆呆的道歉。

他站在墙边,盯着地上的一处阴影,突然开始面无表情的流泪。

路过的人纷纷侧目,有的在小声议论,有的投来好奇或同情的眼光。

王源艰难地支撑着自己,医院的消毒水气味刺激着他疲乏的神经。

他真想逃离这个地方,躲到无人的角落里,嚎啕大哭一场。

但是他不能。

他不可以软弱,不可以逃避,

因为他明白,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自己,已经无人可以依靠了。



走到病房前,王源胡乱抹了一把脸,擦去泪痕。

他深吸口气,推开了门。

病房里除了他母亲,居然还有一个人。

“大姨,您怎么来了?”

他们家亲戚不多,和大姨家算是来往密切的。王源从小也经常去大姨那串门。这次出事以来,大姨帮了他们家不少。这种雪中送炭的恩情让王源心里特别感激。

大姨伸手招呼他过去,“我给你们炖了汤,过来趁热喝了。”



王源捧着碗,咽下几口,弯起眼睛笑了一下,“真好喝。”

大姨心疼地摸了摸王源瘦削的脸颊,眼睛酸涩,“孩子,让你受苦了。”

王源撇过头,强忍着没哭。



喝完汤,母亲已经睡着了。大姨拉着王源到走廊的角落。

“你妈的病,医生怎么说?”

王源垂着头,把医生的话给大姨说了。

大姨听完,长长的叹了口气,问道,“手术费,你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王源摇摇头,握紧手心,“但是我一定要救我妈,无论用什么法子。”

“你爸这次出事,那煤矿老板脱不了干系。这钱,咱得让他赔!”

王源一想还真是,他爸出事之后,那煤矿的负责人一次都没出现过。

他妈妈早就六神无主了,他自己也沉浸在悲伤中,竟然把索赔的事给忘了。



王源拜托大姨暂时照看母亲,自己只身一人去了煤场。

他爸工作的煤矿有个办事处,王源以前去过几次。

煤矿坍塌事件以来,矿里已经停止运作好一阵子了,只有几个工人在修补矿道。

王源远远地看见那几个戴着安全帽的矿工,好像看到了爸爸的影子,心口像被揪住一样疼。

他不敢再看,敲了敲办事处的门。

“进来。”

那人正低头玩手机呢,连头都没抬,不耐烦地问,“ 找谁啊?”

王源深吸口气,把来意说了一遍。

那负责人瞥了一眼王源单薄瘦弱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不屑。

“说了半天,要钱是吧?“ 那人咂咂嘴,吐出俩字,“没有!”

王源被他噎的一时间说不出话,他想过索赔的事不会顺利,可没想到对方能这么没皮没脸。



”我爸的死,你们不用负责任吗?!“ 他俯身向前,愤怒的一拳打在办公桌上。

那人也站了起来,目露凶光,” 你想怎么着?你爸死了,和这里可没关系!“

“死在哪里不好,非得死在矿里, 我们还嫌晦气呢!丧气鬼!”

王源猛地抓住那人的衣领,浑身因为愤怒而发抖,“ 你再说一遍?”

“你敢动手?” 负责人往后缩了一下,“ 我可叫人了啊!”

王源咬紧牙关,一字一顿地道,“ 你给我等着。”



王源回去之后,琢磨了许久,决定直接去乡政府里反应情况。

却没想到,又是处处碰壁。那些办公室里的大爷根本不理睬他。

除了冷漠和敷衍,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王源渐渐的心灰意冷,满腔的苦楚无处申诉。

他哪里知道,地方官员和煤矿老板早就通了气,官商勾结,一手遮天。



后来他又去了一趟煤场,那天正好煤矿老板也在。

王源和他们起了争执,气的破口大骂,那老板直接让人把王源狠揍了一顿。

这些人把他当人肉沙包一样,一拥而上,拳打脚踢。重重的拳头毫不留情地砸在他后背,腹部。

王源疼的直冒冷汗,捂着肚子,瘦弱的身体蜷缩成一团。

“赶紧求饶吧,求饶就放过你!”那老板用脚踩着王源的侧脸,语气戏谑。

王源抬头看着这些人嘲弄的嘴脸,恨得全身都在发抖。他狠狠地呸了一声,倔强地不肯吭声。

“给我继续打,打到他求饶为止。”

浑身都像火烧一样疼,王源虚弱的挣扎着,感觉自己要被活活打死了。

胃部被狠踹了一脚,传来尖锐的痛感,王源只觉得嗓子眼里一股腥稠的气味,突然“哇”的一声呕出来一口血。

视线越来越模糊,意识开始错乱,脑海中不断闪过王俊凯的笑容,死去的爸爸,还有妈妈的眼泪,这些他爱的人,就像泡沫一样,一点一点的消失在黑暗中⋯⋯

王源绝望的想,地狱的滋味,也不过如此吧?

⋯⋯

天色暗下来,荒郊野岭,只听见风吹过枯木的呼啸。

王源忍着浑身的剧痛,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

他的脸色惨白,唇边都是鲜血,眼神空洞而冰冷,

黑夜中,他跌跌撞撞地走着,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

他终于明白这个世界可以有多残酷,一个人可以有多么绝望和孤独⋯⋯

他只有自己了。

评论 ( 86 )
热度 ( 235 )

© 忠于源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