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在焉【第三十二章】

再苦再难,生活却还是要继续。

王源开始到处奔走筹钱,给妈妈治病。亲戚朋友家都借了个遍,连陈冠宇都从家里借了几千块钱给他。虽然杯水车薪,但是好歹凑够了前期的治疗费用。

王源用借来的钱,把母亲转到了省城的医院。省城的医院床位紧,最多有一位家属陪护。

王源让大姨睡在医院照看母亲,自己在省城租了个便宜的贫民区的屋子。

白天,他给人刷碗端盘子打工。一下班就去医院看母亲。深夜,他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窄小的出租屋休息。

身体和精神都濒临忍耐极限,王源蜷缩在破旧的小床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唔...." 到了后半夜,王源满头冷汗地在黑暗中惊醒。

胃部像是痉挛一样疼痛,他捂着肚子从床上坐起来。

自从出事以来,他就没好好吃过一次饭。有时候明明饿的快没力气了,却还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心口始终压着一块巨石,让他连呼吸都那么压抑。

王源扶着床沿站起来,拿了个杯子,给自己接了些自来水,仰头喝了几口,暂时缓解肚子里的饥饿感。

透过狭小的窗户,他看到外面的世界漆黑一片,没有一点光亮。


嘈杂的餐馆,人声鼎沸。

王源蹲在后厨房,埋头干活,迅速地刷着一个接一个盘子。

他想赶紧把活干完,好去医院给他妈和大姨送饭。

虽然戴着橡胶手套,手还是冻得通红,又疼又麻,都快没知觉了。

“小源,” 厨师大妈在他身后喊了一声。

王源应了一声,转过头,“ 张姨,有什么事吗?”

厨师大妈偷偷递给他一个食盒,“ 这是我给你留的粥,还是热的,待会干完活就带着走。”

王源有点惊讶,又很不好意思,“ 张姨,这...."

“你别推了,拿着,” 厨师大妈心疼地看着他苍白的小脸,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这孩子,小小年纪就出来打工,看看都瘦成什么样了...."

王源眼眶有点发热,他弯了弯嘴角,却发现自己的脸像是僵住了一样,怎么也笑不出来,只好低着头连连道谢。


他在路上买了几个包子,坐着公交车去医院。

大姨躺在陪护的椅子上,正睡着,王源不忍心吵醒他。

他把食盒轻轻地放在床头,坐在床边看他妈。

母亲在睡梦中,还紧紧地蹙着眉,很痛苦的样子。

王源看得心如刀绞,妈妈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也是他全部的支柱。

他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能把妈妈的病治好,妈妈能健健康康的活下去。


“你妈妈的病,建议是尽快手术。”

医生的话在耳边回响,一字一句狠狠地敲击着王源的心。

他知道母亲的病拖不得,可是能想的办法都想了,手术费却还是遥遥无期。


回去的路上,王源一个人站在街头,看着车水马龙,身影更显单薄渺小。

繁华的商店,璀璨的霓虹灯,只有他的四周遍布荆棘,连生存都那么困难。

路过银行的时候,王源甚至想进去抢钱给他妈治病。他摇摇头,甩开这些荒谬的想法。

突然,王源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口。

墙上贴着一张醒目的招聘广告,王源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吸引人的数字。

“有兴趣?” 旁边站了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染着一头银发,英俊得像明星一样。

“ 你来的话,给你这个数。”

这钱比刷盘子多了好几倍,王源眼睛都放光了。

天下没有免费的馅饼,这个道理王源当然知道,但是他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不要说酒吧了,就算是龙潭虎穴,他也要去闯,为了救他妈的命。

王源揪着衣角,跟着那个男人走进了酒吧。因为是下午,酒吧里人还不多。王源亦步亦趋地走着,抬眼打量着这个装修奢华的场所。和他们那个村里的夜总会相比,这里显然高了好几个档次。

男人扔给他一个袋子,“ 这是你的制服,回去准备一下,晚上七点过来上班。”

王源紧张地接过,“ 请问...我要做什么....工作?”

银发男人夹着烟,眯眼打量着王源瘦小的身材和白皙清秀的脸,嘴里吐出一个烟圈,“ 晚上你就知道了。来了直接找我,他们都叫我凡哥。“

“我知道了,” 王源乖乖地点点头,“ 凡哥。”


夜幕降临,这个城市就显出它的另一番面目。

周末生意比较好,酒吧里人潮拥挤,充斥着喧嚣的节奏音乐,吵得人耳朵疼。

眼花缭乱的灯光闪烁在那些男男女女的脸上,纸醉金迷,混乱嘈杂。

王源拘谨地端着一个盘子,忐忑地躲在暗处。

身上这件有点紧身的制服让他很不自在,脖子上还系了个的领结,有些呼吸不畅。

“快送三号桌,客人在催了!” 领班提着他的领子,让他快走。

王源深吸口气,端着酒盘往人群中走去。

“ 这是您的酒。” 王源替客人清理了一下桌子,仔细地把酒放好,“ 请慢用。”

他拿了盘子就想走,那客人肆无忌惮的眼光让他很害怕。

“等等,” 坐在桌边的客人突然叫住了他,“ 这酒的数目不对啊。“

王源转过身,懵懵地“啊?” 了一声,弯腰去查看酒水。

那猥琐的男客趁机伸手捏了一下王源的腰,“ 小弟弟,还没成年吧?”

王源差点把盘子砸地上,窘迫又尴尬,顿时满脸通红。

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一时间慌的动弹不得,只能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那男客猥琐地一笑,又去挑他下巴,“ 好滑的皮肤,这么辛苦出来赚钱,不如跟叔叔走啊..."

他本来就是出来猎艳的,从刚才就注意到了与整个酒吧格格不入的清秀少年,所以特地点他送酒。

“别....别碰我.” 王源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恶心地直反胃。

差点一拳往那张脸上揍过去,但是他知道,他要是动手,这份工作也要吹了。

没想到,那男客以为他没有反抗的意思,变本加厉地去搂他的肩膀。


今晚酒吧人多,易烊千玺和几个狐朋狗友坐在一个大包厢里,喝酒作乐。

千玺喝了几瓶酒,觉得百无聊赖,旁边的女孩像没有骨头一样贴在他身上,拿着个话筒唱走调的歌。

千玺低头看到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就有点厌烦起来。

他漫不经心地透过包厢的门,打量着外面的舞池,想找点新鲜的。

突然,千玺的目光定在了某一个方向,再也不能移开。

那个单薄的背影,他曾经拥抱过,追逐过的,永远不会忘记的背影.....

千玺激动起来,猛然起身,眼神中掺杂着惊讶和不敢置信。

一个朋友看他这么大反应,在旁边吹了声口哨,“ 易少看中哪个宝贝了?”

众人哄笑。

千玺充耳不闻,径自冲出包厢,穿过人群。


“放开他。“ 一道低沉锐利的声音。

正在拉扯王源的那个男客,突然被一拳打倒在地,鼻血从脸上淌下来。

“操,你谁啊?敢动手打人!” 那男客捂着脸,愤怒地冲着他们大叫。

千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冷地道,“是你惹不起的人。”

明明是个少年,那种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却让人心生畏惧。


王源站在一旁,脑子一团乱,满脸震惊地看着突然冲出来的人。

“易烊千玺.....?" 

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他对千玺的感情很复杂,甚至是有点害怕的。

几个月没见,眼前的千玺变得更加高大挺拔,眉宇间有了几分成熟的味道。

千玺的那几个朋友也紧跟着出来了,一群人围成了一圈。

“ 你用哪只手碰了他?” 千玺踩着那个客人的肚子,凶狠地质问。

那男客看到这么多人,瞬间怂了,“你...你们想干嘛?我报警了!“

千玺冷笑,对着身后的几个人道,”两只手,都给他折了。“

”不要!“ 王源突然挡在那客人面前,” 不要动手,他是客人。“

千玺挑了挑眉,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源源,我是在帮你。”

王源听见这亲昵的称呼,顿时有些不自在,“ 我....我需要这份工作。”

千玺如鲠在喉,从刚才他就觉得不对劲。

王源为什么会出现在省城?还在这种地方穿着侍应生的制服打工?

王俊凯呢?

而且仔细一看,王源的状态很不好,比以前瘦多了,脸上憔悴的没有一点血色,眼睛看起来也有一种空洞的悲哀。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 千玺捏住王源的肩膀。

王源低下头,额前的头发挡住了他的神情,“没什么事,我只是在这里工作而已。”

“没什么事?” 千玺皱着眉,他一个字都不相信。

“为什么要工作,不是在上学吗?你爸妈允许你这样?!“

“....."

“王俊凯呢?他为什么不在你身边?”

"...."

王源被他连声的质问弄得快要崩溃了,耳边的音乐和灯光也让他烦躁不堪。

“我的事和你没关系吧!” 王源突然爆发似的吼了一句。

吼完他就后悔了,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千玺只是在关心他。

可是,他真的不想要千玺的同情,不想千玺看到他的狼狈。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想在千玺面前维持那点可怜的尊严。

“对不起,” 王源狼狈地转过身,用手擦了擦脸,“ 我还要忙....先走了。”


 千玺没有追上去,而是站在原地紧紧地盯着他的背影。

 源源,我不在你身边的这段时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评论 ( 75 )
热度 ( 256 )

© 忠于源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