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在焉【第三十四章】

早上,天还没亮透,易烊千玺就被门外哗啦哗啦的水声给吵醒了。他烦躁地掀开被子,伸手胡乱的摸了一通,王源早没影了。

冬天的清晨,连呼吸都冒着白气。王源蹲在水槽边上,动作利索地洗脸刷牙。水龙头边沿上还结着冰,王源边洗边咬着牙,冻得直吸气。

千玺披着外套,把手插在裤兜里,倚在门边看盯着王源露出来的一小截白皙后颈。

王源真的太瘦了,后背上的蝴蝶骨很明显的凸出来,也就屁股上还有点肉。

”你起这么早干嘛?“

王源还在蹲在那,含着牙膏含糊地答了一声,“ 我待会出门给人送牛奶。”

千玺顿了一下,心里有些不舒服,”至于吗?就你这小身板,禁得住这么折腾?”

王源转身看着他,道,“ 不工作哪来的钱,我还巴不得多兼几份工呢。可惜不好找。“

“其实,” 千玺凑近他身边,” 你不用这么辛苦。“

王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往后一躲。

“ 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千玺突然认真起来,“ 只要你开口。”

王源扭过头,岔开话,“ 你赶紧洗脸吧,我待会顺便送你出去。” 


出门的时候,王源轻微地咳嗽了几声。

千玺盯着他身上那件又旧又薄的棉袄,忍不住皱眉,“ 怎么不多穿点?”

“没事。” 王源不在意地道,“ 我不冷。”

千玺没说话,自顾自转身回屋,在王源屋子里翻箱倒柜的。

终于在一堆旧衣服里,找出来 一件白色的羽绒服。


“这衣服不错,还挺新。” 千玺拿着那衣服,献宝似的在王源眼前晃了晃。

他没注意到,王源的脸色已经不对了。

千玺拉着王源想给他穿上。

“拿开,” 王源却突然像被针扎了一样,声音都变调了,“ 我不想穿。”

千玺一愣,他不明白王源为什么突然这么激动。

“你怎么了?” 

王源没说话,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眼睛却泛着红。

“不穿就不穿吧。” 千玺缓和着语气,像哄小孩一样,“ 我现在放回去。“


两人一前一后地出门。

王源闷头快步往前走,削瘦的脊背,看起来脆弱又倔强。

千玺突然有点心疼。

他追上去,脱下自己的黑色外套,裹在王源身上。

“不用了。” 王源推拒着想脱下来,“ 我真不冷。”

他对千玺道,“ 你别跟着我了,我还要工作。”

千玺黑脸,显出生气的样子,“ 你不穿,我就不走,一直跟着你。“

王源也不好驳他面子,只好撇撇嘴,“ 那我怎么还你啊?”

”放心吧,“ 千玺像是想到了什么,笑的神神秘秘,” 我们很快就会见面。“


王源其实心里并不想和千玺有太多牵扯。

他觉得自己和千玺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身份地位都差了不止一截。

而且两人之前还有那个关系,没办法坦然的交朋友。

他能隐约感觉千玺对自己挺好,和旁人有些不同。

但是,谁知道是不是大少爷生活太无聊,拿他做消遣呢?


王源没想到,中午他就在医院见到了千玺。

他正在医院走廊,排队从推车上取那三块钱一份的盒饭,抬头就看到了人。

千玺看起来好好收拾了一番,换了衣服,连头发也打理过。

手里拎着一大堆东西,还很夸张地捧了一束鲜花。


王源刚想问他来干嘛的,千玺就像没看见他似的,自顾自地走进了病房。

等王源拿了盒饭进去,他妈和大姨已经和千玺聊上了。

不知道千玺说了什么,把大姨她们逗得直乐,妈妈脸上居然显出些许笑容。

自从爸爸出事以来,他妈就没这么高兴的笑过。


“妈,大姨,吃饭了。” 王源站在床边等了一会,闷闷地说了声。

母亲责怪道,“ 易少爷来了这么久,你也不倒杯茶。”

千玺笑了笑,“ 伯母,叫我千玺就行。我和源源差不多大,就像您儿子一样。“

大姨在旁边道,“ 千玺少爷特地过来一趟,真是有心了。“

“ 咱们既是老乡还是邻居,我当然应该来看望。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们只管开口。”

“我带了些饭菜,您趁热吃。医院的盒饭味道不好,还没营养。”

千玺讲话很有分寸,完全没有架子,还很周到地帮她们布菜。


王源悄悄瞄了几眼,一般餐馆没有的菜色,大概是哪个高级酒店做的。

看妈妈和大姨都吃的很乐呵,王源也不好说什么。

只是自己窝在一边,埋着头往嘴里扒盒饭。


吃完饭,王源就匆匆离开了医院。

他下午还要去餐馆打工,一点钟就得到。

千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来了,紧紧跟在他身后。

出了电梯,王源就有点沉不住气。

“你别总跟着我行吗?” 对于千玺没完没了的这股劲,他挺不耐烦的。

现在他的日子已经过的焦头烂额,根本没有心思去应付这样一个大少爷。

千玺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很认真地道,“ 跟我去一个地方。”

王源的语气烦躁起来,“ 你到底想干嘛?”

“你去了就知道。”

王源扭过头,直接拒绝,“我不去。”


千玺也没打算听他意见,直接拽着他的手臂,大步往外走。

“你放开我!我不去!” 王源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气的直咬牙。

最后还是被千玺强硬地塞进了停在路边的车里。

“走吧。” 千玺在后座按住不停扭动的王源,一边抬头对前面的司机下了指令。


汽车飞速地向前行驶,逐渐远离城区。

王源知道这会再折腾也没用了,索性不再挣扎,而是赌气似的缩在了距离千玺最远的角落。

窗外的风景极速的掠过,变得越来越熟悉。

王源怔怔地看着窗口。

这是回家的路。

小小的村子还是和从前一样,丝毫没有变化。

车子在一个小小的山坡前停下,千玺带着王源往上走。

眼前出现一座新坟。


王源僵在那里,怎么也不肯往前走了。

“我要回去了。” 他瑟缩地往后退。


墓碑上贴着爸爸的照片,笑容温暖。

爸爸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曾经那些幸福的画面,像走马灯一样从脑海闪过。

让王源的心开始密密麻麻地疼痛起来。


“等一下。” 千玺拉住他的手腕。

过了一会,从边上走过来几个人。

中间的那两个男人,王源一眼就认出来了。

一个是他爸出事那个煤矿的老板,还有一个就是那天的负责人。

当初王源一个人去找他们讨说法,差点被打死在那。


此时看到他们出现在爸爸的坟前,王源心里的恨烧心烧肺,只想冲上去和他们拼命。

千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情绪,伸手按住了王源的肩膀,安抚着他。

“ 易少爷,这点小事何必劳您大驾呢?”那肥胖的老板一见千玺就点头哈腰的。

旁边的负责人也笑的谄媚,“ 是啊,赔偿的事我们早就商量好了,现在就把钱给您汇过去。“


王源站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


千玺对着那两人道,“ 除了赔偿之外,还有一个要求。”

“您尽管说。” 两人中年男人,对着一个少年卑躬屈膝,画面有些可笑。

千玺看着他们,一字一句地道,“ 你们就跪在这坟前,磕头道歉。”

那老板脸色一变,笑不出来了。

千玺冷冷地补了一句,“ 你们可以不给我这个面子,不过有什么后果,我可不保证了。“

易烊千玺虽然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但是他有个权势通天的爹。

更何况,千玺是易家的独子,以后那些产业早晚是他来继承,得罪他必然吃不了兜着走。

那两人虽然心不甘情不愿,最终还是跪在了坟墓前。

一边对着墓碑磕头,一边不停地说着对不起。


王源怔愣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眼眶通红。

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当他被拳打脚踢差点活活打死,当他的自尊被狠狠的踩碎。

那种屈辱和绝望的记忆,就像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他的心头。

而现在,这阴影终于慢慢地消散了。

虽然爸爸再也不能死而复生,但是总算得到了一个交代。

爸爸在天之灵,也可以安心了。


那群人走后,坟墓前只剩下王源和千玺。

千玺走过去,上了一炷香,“ 伯父,您安息吧。”

“源源现在比以前坚强多了。“

“他很努力地照顾自己,还有伯母。“

“ 我也会一直陪在他身边。”


王源站在他身后,一只手捂住眼睛,泪水无声地从指缝中流出来。

他正在拼命忍耐,倔强的咬着嘴唇。

千玺没有说什么,只是伸手搂住他,让他的脸埋在自己的肩膀上。

过了一会,才听到一丝很细小的呜咽。

王源瘦弱的脊背剧烈地抖动着。

千玺一动不动地站立着,支撑着他。

王源终于崩溃地哭出了声,像个孩子一样边哭边拼命抽气。

好像要把这些日子以来苦苦的压抑的伤痛和委屈全都哭出来。

那灼热的眼泪好像落到了千玺的肩窝,让他的心也跟着隐隐作痛。


天色渐暗,周围是枯草遍地的荒野。

王源已经哭得没了力气,安静而温顺地靠着千玺。

千玺摸了摸他湿漉漉的头发,“ 累了吗?要不要回去?”

过了许久,千玺听到一声闷闷的“谢谢”。

他的心莫名的就纠在了一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开始蔓延。

在他怀里哭泣的少年,脆弱的就像是受伤的小动物,让他只想保护他,安慰他,再也不让他受到一点伤害,让他重新绽放笑容。

连千玺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心已经被王源紧紧地牵住了。


评论 ( 52 )
热度 ( 254 )

© 忠于源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