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在焉【第四十一章】

王源又把东西搬回千玺的公寓,不过他大部分时候还是住学校宿舍,周末才回来。

自从有了自己的钢琴,王源练琴的机会就多了。那水平也越来越好。千玺平常要是工作不忙了,就喜欢坐在家里看着他弹。

王源弹完一首曲子就很紧张地问他感觉怎么样。

千玺哪懂钢琴,他光顾着欣赏弹琴的人了,就随口一夸,”挺好听的。“

王源听出了他的敷衍,但也没说什么,继续弹自己的。

“宝贝儿...." 千玺从王源身后抱住他,低头腻腻歪歪的亲他脖子,手也不规矩地乱摸。

王源握住了他的手,“ 别在这儿。”

在他心里,琴房是个很庄重的地方,不能在这做那些乌七八糟的。再说了,要是在这做了,以后还让他怎么坦然的在这练琴啊?

千玺当下就有点不高兴了,这里是他的房子,他的人,办个事还那么多麻烦规矩。

王源哄着千玺回卧室,一进门就被千玺推床上了。千玺就跟那饿了好几天的狼似的,急不可耐地扒下王源的裤子就干了进去,在王源体内横冲直撞的发泄了一通。

完事之后,王源累的都腰都直不起来了。千玺就抱着他去浴室洗洗干净。

王源这时候特别温顺,千玺最喜欢他这幅样子,洗着洗着又忍不住亲上了。

 

顾昊林还是常常来找王源。

虽然千玺私下给他打电话警告过,不过他还真没放在心上。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活的特别自我,没人管的了他。

王源知道千玺不喜欢他和顾昊林来往,就开始有意无意地避着顾昊林。

好几次顾昊林约他吃饭什么的,他都编各种理由给推掉了。

 

顾昊林压根就不在乎王源的态度,还是我行我素的,三天两头的来找王源。

日子久了,王源也有点烦他了,觉得顾昊林这人怎么就跟狗皮膏药似的。

顾昊林还特别喜欢在王源面前说千玺的坏话,把千玺从小到大的那些个缺德事破事,都在王源这抖落出来了。

在他的嘴里,千玺就是一个坏到骨子里的浪荡子,还是翻脸无情的那种,跟在他身边的小情人,没有一个好下场。

王源根本不想听他说这些,恨不得捂住耳朵。顾昊林的话,他一个字也不愿意相信。

不过,心里到底还是有点膈应。

 

顾昊林倒是有一点好,他懂钢琴,有时候还能给王源一些指点和评价。

他看王源弹的不错,就给他想了个主意,让他去外面给人家表演。

每个弹琴的人都希望有更多的听众来听自己,王源考虑了这个提议,有些兴奋也很忐忑。

顾昊林就劝他,“ 你就当练练胆子,再说,你要是弹的好,没准还能做这种兼职。”

王源听了就很心动,跃跃欲试的。

 

顾昊林还挺上心的,过了几天,就跟王源说,已经帮他联系好了一家高级餐厅,让他星期六晚上去试弹一次。

王源为了到时候表现好点,玩命的练习。一有空就往琴房里钻,一整天都不肯出来。

弄得千玺相当郁闷,他发现自己就跟冷宫里的弃妃似的,就这么被王源冷落了。自己对他那么好,却还比不上一架钢琴。

到了星期六,王源一大早就和千玺提前说了,今天晚上他有事要出门。以往,他们周末都是腻在一块儿的。千玺问他去哪,王源不想提顾昊林,就随口扯了个谎,说学校里的音乐社弄了一个活动。

千玺对那些大学生活动一毛钱兴趣都没有,就随他一个人去了。

 

王源还特地穿了件崭新的白衬衫,黑色长裤。

他的身板很挺拔,从远处看就像棵小白杨似的。

顾昊林早就站在餐厅门口等他了,这时候看他背对来来往往的人群,朝着自己走过来,突然心念一动。

那一刻,顾昊林就觉得王源和他们所有人都不一样。

他的眼睛特别干净,像深山里的一潭湖水,好像周围的一切喧嚣都和他无关。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就跟了千玺了呢?顾昊林心里有几分嫉妒和不甘心。

 

两人并肩走进餐厅。

这餐厅布置的很有格调,一看就是高档地方。

顾昊林和这家的老板交情很深,随便聊了几句就招呼王源过去。

王源显然紧张了,还特别认真地对他老板鞠躬道谢,逗的顾昊林差点笑出来。

他拍拍王源的肩膀,让他尽管放松一些。

 

表演区在一个比较昏暗的角落,不算引人注目,王源走在钢琴面前坐下。

他事先准备的是一首特别安静的曲子,正适合这个餐厅的氛围。

音乐声响起,王源流畅地弹奏着,指尖在琴键上跳跃。

他弹的不算专业,但也相当动听。一曲终了,还得到了几个客人的掌声。

 

顾昊林在外面找了张椅子坐下,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桌面,目光四处在寻找什么。

突然他眼睛一亮,嘴角勾起一个得逞的弧度。

从门口走进来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原本安静的餐厅,一下子就热闹了。

顾昊林从座位上站起来,上前迎接他们。

“顾昊林,你怎么找了这么个地儿啊?” 站在最前面的千玺神色不悦的抱怨着。

好不容易出来玩玩,千玺可不愿意待在这种沉闷的地方。

今天这个聚会是顾昊林临时搞的,千玺原本是不打算来的。

但是王源不在,家里就他一个人也挺无聊的,也就应下了。

“这儿挺好的,多有气氛啊,还有表演呢。” 顾昊林眯着眼睛,笑的像只狐狸。

“易少爷,听说这个餐厅的东西特别好吃,人家都饿了~" 千玺怀里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声。

那女孩画着夸张的烟熏妆,一头染成粉色的头发,此刻就像没骨头一样靠在千玺的怀里,嘟着嘴撒娇。

“行,那就在这吃,吃完了咱们再去酒吧玩。” 千玺捏着女孩的下巴,轻佻的亲了她一口。

 

原本动听的钢琴声突然就停了,整个餐厅瞬间安静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千玺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盯着顾昊林的脸,越来越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转头一看,王源就站在那个角落里,怔怔地看着自己的这个方向。

千玺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下爆炸了。 

等反应过来,他像躲避瘟疫一样,急忙推开了贴在他身上的女孩。

“顾昊林,你他妈的算计我!” 千玺像疯了一样,硬着拳头往顾昊林的脸上招呼过去。

顾昊林也不还手,索性躺在地上,任他骂,任他打。

眼看着顾昊林都被打的流了鼻血,周围的朋友也没一个敢劝的。

最后还是王源冲过来,直接甩了千玺一巴掌,“ 易烊千玺,你有完没完?”

“源源,” 千玺捂着被他扇痛的脸颊,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语无伦次的解释道,“ 你都看到了,是他陷害我...这个阴险的王八蛋,他早就对你没安好心,逮着机会就要挑拨咱们,源源,你可别中了他计!”

王源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情绪,一字一顿地道,“ 我不是瞎子。”

他也希望这些都是假的,只是一场阴谋,一场误会。可是,千玺和那女孩亲热的画面还犹在眼前,让他怎么再欺骗自己?!

千玺慌张地去抱王源,“源源,我错了!我再也不这样了,我真的就喜欢过你一个,你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王源一动不动的由他抱着,神情冷漠而麻木,“你喜欢谁,和我没关系。”

“咱们完了。”

千玺刷白了脸色,抓着王源的手臂哀求,“别这样,源源,算我求你,你就原谅我这一次,要我做什么都行,我不能失去你!”

围在旁边的那群人都看傻了,他们做梦都想不到,不可一世的易家少爷,居然能当着他们的面,这么哀求求一个小情人的原谅。

千玺已经顾不上面子什么的,也不管自己有多么丢人现眼,要不是这里人多,他都能给王源跪下!

王源心里却一点波动都没有,他看着千玺苦苦哀求的样子,只觉得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 就这样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王源一句话给他判了死刑,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千玺的脸抽搐了一下,他恼羞成怒地骂道,“那你呢?你不也骗了我吗?你跟我说去找同学,结果背着我跟顾昊林在一起!”

王源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千玺还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他看着千玺扭曲的嘴脸,突然觉得陌生又厌恶。

“你真让我恶心。” 王源看着千玺的眼神跟看坨狗屎差不多。

千玺知道王源是不可能原谅他了,不管他今天怎么求都没戏。他的眼底闪过一丝狠戾,突然开始使劲拉扯王源,硬是把他拖出了餐厅。

期间,王源一直在尖叫,挣扎,可是周围没有一个人来救他,顾昊林还躺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砰!” 千玺重重的甩上家门,终于松开了王源。

王源一路被他拖着扯着,弄了一身的伤。此时浑身都在尖锐的痛,手臂上都是淤青,他连滚带爬的想要逃走。

千玺站在门边,静静地欣赏了一会王源瘦削的脊背。

等王源快要爬起来的时候,千玺猛然扑过去,骑在王源身上,完完全全的压制住了他。

“你放开我,你这个神经病,变态!” 王源在他身下愤怒而绝望的破口大骂。

千玺捂住他乱喊乱骂的嘴,粗暴地扯掉了王源的裤子,狠狠地进入了他。

王源只觉得下【身像撕裂一样的痛,鲜明的异物侵入感让他感到难堪又屈辱。

两个人都做的很痛苦,王源里面非常干涩,千玺被夹的生疼。

但他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他要在王源身上留下他的印记,让他再也不敢逃跑。

 

千玺身上还有一股浓烈的来自女人身上的香水味,王源闻着就无比的恶心。

胃部痉挛起来,他痛苦的干呕着,像是一条濒死的鱼。

 

千玺扳过王源的肩膀,让他面朝着自己。

王源已经被他折磨的奄奄一息,头发全湿了,粘在额头上。

千玺害怕看到这样的王源。

“你就这么恶心我?” 

王源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花板,一双乌黑的眼睛里全是痛苦和绝望。

“你让我走,让我走......" 他喃喃的重复,眼眶里渐渐蓄满了泪水。

千玺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拧住了一样,“ 我不准你走,我不允许!”

他突然冷冷的笑了,笑的毛骨悚然,“ 王源,你不能离开我。”

“ 我救了你,还救了你妈,你的人生是属于我的。”

“你欠我的。“ 他咬着王源的耳朵,像个恶魔一样说道。

王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那闪烁的泪水还在眼眶里颤抖,要哭不哭的。

他就像是被扼住了要害的小动物,急促而微弱的呼吸着,再也无法逃脱。

千玺捂住他的眼睛,凶狠地刺入了王源的身体。

他一下一下的干着王源,像是要把他整个人都钉死在身下。

高chao来的令人窒息又恐慌,千玺沉浸在快要溺死人的快gan里,一阵一阵的眩晕。

混乱中,他好像听到什么东西彻底碎裂的声音。


评论 ( 57 )
热度 ( 218 )

© 忠于源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