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在焉【第四十九章】

一个月后。

寂静无声的会议室里,突然响起一道厉喝。

“你们到底怎么做事的!”王俊凯一脸暴怒,将手上的资料往桌上一扔。

众人一言不发的低下头,都觉得胆战心惊。

他们的总经理虽然一向沉稳内敛,不苟言笑。但是从没见过他现在这副样子,整个人都笼罩在低气压中,双眼冰冷的像是覆着一层严霜。

“嗡......嗡.....”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王俊凯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神色一变。

  他立刻示意秘书暂停会议,边接电话边疾步往外走。

“情况怎么样了?”王俊凯眉头紧锁。

“我马上过来。” 

王俊凯挂完电话,闭着眼睛按了按太阳穴。

连日来压抑焦灼的神经让他非常疲惫。

 

汽车缓缓行驶,进入郊区的一处僻静的院落。

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绿荫层层覆盖,偶尔还能听见鸟鸣。

王俊凯抬腿上了二楼,房间门口守着两名黑色西装的保镖,还有来回踱步的家庭医生。

“王先生,你快进去看看吧。”

王俊凯点点头,问道,“他还是不肯吃东西?”

“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就是不吃。”医生叹了口气。

他是一个月前被高价聘请到这里的,专门负责照看一个出了车祸的年轻病人。

病人昏迷了整整一周,经过悉心的治疗才苏醒过来。

身体的伤都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只是他在苏醒之后,精神上却出现异样。

似乎是受到巨大创伤之后的过度保护,那些痛苦的记忆全都被封存了。

同时,也彻底的封闭了自我,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王俊凯轻轻的打开门,却发现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人,不见了。

他四处一看,才在窗帘后面的角落找到了那蜷缩成一小团的身影。

王源像个蘑菇一样,一动不动地躲在角落里,用细瘦的胳膊环抱住了自己。

“源源?”王俊凯慢慢地靠过去,“怎么躲在这里?”

他把王源从冰凉的地板上拦腰抱起,小心地放到床上,给他盖上薄被。

王源没有挣扎,安静而温顺的随他摆弄,只是手脚都很僵硬。

王俊凯从床头端过一碗汤,低声哄着,“饿不饿?吃点东西好不好?”

王源不吭声,仿佛没听到他说话似的,一脸的茫然无措。

王俊凯心如刀绞的抚摸着他消瘦的脸颊,“源源,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这一个月来,我每天都很煎熬,很害怕。只要你能好起来,要我做什么都行,我只要你好好的.....” 他仿佛再也支撑不住似的,将头深深地埋在了王源的颈窝里,呼吸颤抖。

医生和护士推着医疗器械进来,按例替王源检查身体各项状况,然后卷起他的衣袖,给他注射葡萄糖。

因为他经常不肯吃东西,所以只能用这种方法,给他补充必需的营养。

王源的胳膊细瘦到吓人,只剩下皮包骨头,而且上面扎满了针孔,已经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护士一拿出针头,王源就本能的往后缩了一下。

长长的睫毛不安的颤动着,脸上出现害怕的神色。

“源源,听话。”王俊凯一狠心,禁锢住王源的肩膀,抓紧了他的手腕不让他动。

针头深深地刺入皮肤,冰冷的液体被强行注射进去。

“呜呜....”王源细细地呜咽着,眼泪大颗大颗地从眼角滑落。

王俊凯心疼地搂着他,低头吻去那咸咸的泪水,“ 源源别哭,忍耐一下,很快就好了。”

 

千玺进来的时候,王源已经打完针了,因为刚哭过,眼睛还是红的。

“你对他做什么了?”千玺捧着王源的脸仔细看了看,越看越生气。

他一脸凶狠的冲着王俊凯厉声道,“我警告你,别趁着我不在就欺负他!”

王俊凯淡淡地解释,“刚打完针。”

千玺绕过床,用胳膊肘推了王俊凯一把,恶声恶气地道,“滚一边去。”

然后自己坐在了床头,温柔地摸了摸王源的脑袋,“ 源儿别怕,我在呢。”

王源受惊似的瑟缩了一下,像条小虫一样,扭动着躲到了被窝里。

“你吓到他了。”王俊凯在旁边冷冷地道。

千玺头也不回地道,“今晚轮到我照顾,你可以走了。”

自从王源出事以来,千玺立刻就解除了原本的婚约,和王俊凯争着要看护王源。

两个针锋相对的人就吵了不止一次的架,甚至还动过手。最后,终于妥协,各退一步,达成一致。他们轮流照顾王源,直到他痊愈。

王俊凯站在门口,沉默地看着床上那个背对的身影,看了许久才离开。

 

晚上,千玺让王源坐在腿上,抱着他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上正在播放着音乐比赛节目,王源眼睛也不眨的盯着里面弹钢琴的歌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源源,你记得吗?你以前也很喜欢弹钢琴,弹得比他还要好。”千玺在他耳边道。

王源似乎受到了触动,突然挣开千玺的手,从他的膝盖爬了下去。

千玺有点紧张,“源源,你要去哪儿?”

王源仿佛没听到他说话似的,自顾自的往前走,一直走到客厅摆放着的钢琴面前。

这架钢琴,是千玺以前为他买的,他特地让人搬到这里,就连盖子都没打开过。

千玺帮他打开琴盖,扶着他在凳子上坐好,轻声地问,“要试试吗?”

王源犹豫着抬起手,指尖一触,音符跃动。

那双空洞的眼睛,突然就有了神采。

他微微侧着头,整个人沉浸在弹奏中。

“..........寂寞铸成一道围墙,也抵不过夜里,最温柔的月光...”

 千玺心中一动,这首歌,曾经听他弹奏过很多很多遍。

 回忆像潮水般涌来,昔日的甜蜜此刻却只剩下追悔莫及。

 一曲终了,王源垂下手。

千玺从背后抱住了他,悲伤地道,“你记得怎么弹钢琴。”

“记得这首曲子。”

“那你.....记不记得我?”

王源没有回答,只是呆滞地任由他紧抱着。

就像突然切断电源的机器人,无动于衷。

 

千玺用手仔细地试了试浴缸里的水温,才把王源抱到浴缸里。

王源缩着肩膀,乖顺的坐在温水里,任由千玺擦洗着他的身体。

千玺的手在他身上四处游走,触手的滑腻肌肤让千玺有些呼吸异样。

他抬头看了看王源的脸。

王源毫无所觉,像个小孩似的,正嘟着嘴“呼呼”的吹着水面上漂浮的肥皂泡。

 升腾的水汽熏着他原本苍白的脸,泛起了可爱的红晕。

千玺忍不住凑过去,偷亲了他一口。

王源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只是懵懂地眨眨眼睛,困惑地看着他。

千玺顿时在心里升起一股罪恶感,他深吸口气,努力压抑住血液里沸腾的yu望。

 

洗完澡,千玺把王源从浴缸里捞出来,又迅速地用浴巾给他裹上。

王源轻轻的打了个喷嚏,鼻尖微红,像一只湿漉漉的小猫。

千玺坐在床头给他吹头发,王源渐渐的垂下眼皮,靠着他睡着了。

房间变暗,只剩下床头一盏暖黄色的灯。

王源安静地闭着眼睛,身上散发着若有似无的沐浴露的香气。

千玺眼神一暗,情难自禁地咬了一下那纤细的锁骨。

他用一只手解开王源的浴袍,低头在他单薄的胸膛不断的亲吻着。另一只手在他腰间、腿上热切的抚摸,越来越失控。

却在摸到那人嶙峋的肋骨时,呼吸一滞。

所有的欲念都在一瞬间冷却下来,只剩下深深的自责和心痛。

王源,比他想象中,更瘦了。

千玺替他捂上被子,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对着这样的王源,还产生那种念头,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晚安。”千玺克制地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他让王源枕在自己的手臂上,将人圈在怀里,才安心睡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王源的身体在一点点好转,渐渐的也能正常的吃东西了。

只是,他几乎从来不说话。

有时候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就能发呆一整天。

 

这天,刚下过一场雨,天空澄澈透明,透出一丝丝金色的阳光。

王俊凯陪着王源在院子里休息,呼吸新鲜空气。

树荫下,王源坐在晃动的秋千上,眯着眼睛乘凉。

王俊凯除却了往常的西装革履,穿着休闲的外套和长裤,站在他身后,一下一下地推着秋千。

他眼神温柔地望着王源,没了平日里的阴沉,眉眼中竟有了七八分年少时的模样。

一只白色的蝴蝶翩翩飞过,停在了不远处的花丛中。

王源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只蝴蝶,注意力完全被吸引过去了。

他扶着秋千上的绳子,不管不顾地要下去。

“怎么了”王俊凯赶紧扶着他,防止他跌倒,“源源,不荡秋千了吗?”

 

王源焦急地指着那丛花的方向,咿咿呀呀地叫。

“你想要那只蝴蝶吗?”王俊凯耐心地问。

王源慢慢地点点头,一脸的期待。

“等我一下。”王俊凯立刻飞奔过去,在花丛中手忙脚乱地扑来扑去。

  一个大男人做这种事真的很可笑,要是他的员工看到,估计会大跌眼镜吧。

过了一会,他狼狈地从花丛中钻出来,头发上还沾上了几片叶子。

“源源,过来看。”

他把那只蝴蝶小心翼翼地放在王源的手心里。

王源瞪大了眼睛,透过指缝看到那扑闪着的白色翅膀。

“.....蝴....蝶......”王源突然张开嘴,缓慢地说出了这两个字。

虽然声音沙哑,口齿也很生涩,但是很清晰。

王俊凯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源源,你刚才....说话了?”

已经有多久没听到王源讲话,他都快记不清了。

他激动地握住王源的肩膀,“你叫我一声好不好?“

“叫我‘哥哥’”。

“......”王源一脸的迷糊。

“慢慢来,不要急,叫‘哥哥’.....试试看?”

“我可以给你抓很多很多蝴蝶,你叫我一声好不好?”

王俊凯语无伦次地哄着他,急得都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许久,王源迟钝地张开了嘴唇,“哥—哥—”

王俊凯顿时就红了眼眶,整个人微微地颤栗着,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摸了摸王源柔软的头发,突然用力地抱住了他。

“唔......”王源手指一松,蝴蝶立刻钻出他的手心,飞走了。

他低落地垂下脑袋,委屈地嘟囔,“蝴.......蝶........没有.....了”

 

王俊凯本想留下吃完晚饭再走,却接到公司的紧急电话,只好匆匆离开。

他走了之后,一直到傍晚,王源还是闷闷不乐。

像个小孩似的闹起了脾气,连晚饭都不肯吃了。

护工正一筹莫展,怎么哄都不行。

“千玺少爷,你来的正好,他又不肯吃饭了。”

千玺风尘仆仆地走进来,一脸的喜色。

他刚才在电话里得知王源开口说话的事情,一刻不耽误的就赶过来了。

“源源,你能说话了,这是真的吗?”千玺兴冲冲地问。

王源紧紧闭着嘴巴,低着头不理他。

“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千玺急了。

“.....飞走了......”王源喃喃的呓语。

千玺一脸的莫名其妙,“.......什么东西飞走了?”

旁边的护工走上前,轻声地和千玺讲了一遍白天的事情。

 

千玺从桌边拿了一支笔,拉过王源的手,“手打开。”

王源愣愣地摊开手,疑惑地望着千玺。

千玺低着头,用笔在他手心里,认真的画了几笔。

“好了,这次不会飞走了。”千玺放下笔,让王源看自己的手掌。

手心里,画了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

王源终于高兴起来,笑的眼睛都弯了,“蝴蝶......回来了......”

“现在,可以吃饭了吗?”千玺把饭碗端到他的面前。

“嗯。”王源飞快地点头。

千玺坐在一旁,往他碗里夹了块排骨,“多吃点,你太瘦了。”

王源腮帮子塞得鼓鼓的,乖乖地咀嚼着食物。

“源源,你来叫一遍我的名字。”

吃完饭,千玺拿着他最喜欢的糖果逗他。

“千..........千...........”

“不是千千,是千玺。”

“千千.............”

“再跟我念一遍,千—玺—”

“千—千—”

“......”

最终,千玺不得不放弃,接受了这个幼稚的新称呼。

王源满足地含着糖果,傻乎乎地冲他笑。

他叹了口气,无奈地捏捏王源的脸颊,“真拿你没办法。”

这一刻,千玺突然有种失而复得的心情。

也终于明白,眼前这个人的笑容,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

评论 ( 52 )
热度 ( 308 )

© 忠于源味 | Powered by LOFTER